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95后大邱女孩疫情下的家庭观察:妈妈薪资减半、

作者:亚博集团 发布时间:2021-02-07 11:55 浏览次数:

  截至韩国时间4月23日0时,大邱确诊患者6840人,占韩国新冠确诊患者的64%。大邱,既是韩国疫情中心,也是人口老龄化严重的城市。

  2月18日,大邱确诊了首例新冠感染病例,这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没有人料到疫情会在大邱爆发。自大邱出现首例确诊以来,这座城市盛名在外的樱花只得孤芳自赏。

  春分已过,大邱的天气渐渐转暖,增长的病例逐渐减少,4月9日,大邱首次无新增病例出现,忍不住戴上口罩外出走走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金玟率从小在大邱长大,这样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对她和家人来说都是头一次。她毕业不久,姐姐刚刚辞职,在人生的转折点上和疫情相遇得猝不及防。

  我叫金玟率,今年25岁,去年夏天刚刚从庆北大学毕业。现在和爸爸妈妈、姐姐弟弟住在一起,是土生土长的大邱人。

  我们家在大邱市的北边,坐车大概15分钟就是启明大学附属童山医院。自从2月18日“31号病人”出现,大邱疫情开始变得严重,我2月份原本忙碌的生活也戛然而止。我想要申请国际贸易相关的工作,一直在打工存钱准备语言考试,但是因为疫情考位取消,一直在家隔离。

  姐姐刚刚结束上一份工作,本想要找一份更好的工作,但被这次疫情完全打乱了计划,新工作被取消入职。2月24日那天,我和姐姐去补习班,回来的路上下大雨,不想浪费钱打车,我们就一起冒雨走了很久。因为淋雨的缘故、又担心被感染,心情一直很糟。

  姐姐总是表现得比我乐观,她拉着我去超市买米酒,“下雨了一定要喝米酒的”。我们喝着酒聊着天,眼泪像被酒泡开了,一下子冲出来。一想到三月的所有计划都泡汤了,现在的情况避无可避,我就哭得停不下来。反倒是姐姐情绪更稳定,她说,“正是因为疫情我们才要更加努力,反正全世界都辛苦,我们不能一直哭着抱怨呀”。

  我和姐姐长得很像,不过好多人误以为我是姐姐她是妹妹。她总是打扮得很自然,爱穿运动鞋,最喜欢的牌子是飞跃,每次我去中国她都要我帮她买一双,因为韩国卖得比中国贵好几倍。从小到大,我和姐姐都是共用一个房间,房间的大书柜里全部都是她的书。

  她每天都会看书,然后在博客上记录自己的生活感悟、写读后感。姐姐给我的启蒙倒不是在穿着打扮上,而是带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以前我的世界小小的,姐姐要带我去上海玩简直吓我一跳。我们都不是富裕家庭长大的孩子,所以想要什么都要自己去争取。姐姐为了去中国做交换生,做兼职存了很久的钱学习语言和准备学费。

  受她的影响,我也从2015年开始学习中文,大学期间也去中国交换了,认识了很多中国朋友。在庆北大学上学时,我遇到了比我小一届的男朋友,他从山东来韩国留学。因为男朋友韩语没那么好,我就多用中文和他交流,现在我的中文已经比姐姐流利了。

  小时候我总是羡慕姐姐聪明,因为她成绩好,爸妈对姐姐的期望很高。如果我考不好,爸妈会安慰我;但如果姐姐没考好,他们就会哭着喝酒。在我没自信的时候,姐姐总是能发现我的优点给我鼓励。

  这段时间宅在家,父母开始为姐姐的未来担心,催着她成家。但姐姐倒没有那么在意,她还是想在事业上多努力。在我眼里,姐姐一直是很上进的女生,我不想催着她结婚,我觉得她值得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在我和姐姐的房间里,还有第三张床,如果妈妈和爸爸吵架了的话,就睡那里。

  一般吵架的头都是爸爸挑起的,比如为什么没有做好饭、为什么家里没收拾好之类的抱怨;我妈妈很少吵,吵起来也都是因为钱。其实我的爸爸妈妈并不经常吵架,他们也很少沟通,可能因为性格不合,爸爸大方妈妈小气 ,爸爸外向妈妈内向。

  最近因为疫情,妈妈公司绩效不好,开始做一周休一周,月薪只剩一半,公司甚至说“不愿意的话可以辞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措施,以前哪怕生病住院妈妈也还有工资, SARS的时候待遇也没有影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公司很照顾员工利益,完全没想到突然会变成这样。

  妈妈说,我要是三十岁的时候肯定就辞职了,还可能领着失业金,但我已经五十岁了,领六个月失业金之后,哪都去不了。就算辞职了,等公司正常运转了,还是会叫大家回来,可是那时候公司会先叫我回去,还是叫年轻人呢?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只能再坚持着,不至于穷到睡大街。

  刚开始的时候她很难过,后来经常喝酒,还跟着MV学跳舞。客厅的衣架上晾着一排布口罩,姐姐躺在沙发上,妈妈跟着手机里的舞曲尽情摇摆,歌词唱的是“对象说去睡了,居然从夜店门口出来”。她还特意做着歌曲MV里的标志性动作和我们解释这句歌词的意思。

  妈妈总是很忙,她的不辞劳苦和责任感让我佩服。每次工作完回家还要洗衣做饭,就和大多数韩国女人一样。爸爸是在韩国大男子主义环境下长大的男人,他做饭很不错但是很少做,以至于我看到男朋友的爸爸和爷爷帮忙做家务时感到很惊讶,很羡慕中国家庭的这种氛围。

  平日里,爸爸主要的工作是经营花店,在有节日和庆典的时候,给别人卖花送花。但是随着疫情严重,很多庆典都取消了,其他城市也不欢迎大邱人的到来,爸爸不得不关门。我知道他压力很大,但是他从来不和我们倾诉,只是自己去外面溜达。我总是劝他不要出门,他总也不听,我就逗他,“你快承认吧,你是不是新天地教会的信徒?”他就会也和我开玩笑。其实他和妈妈都是很幽默的人。

  我觉得男朋友的性格和爸爸挺像,都很大方,不善于表达但是心特别好。可能大邱男人和山东男人在这方面有些类似,都是嘴上不饶人但眼里充满爱意。

  我男友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他在楼道正好遇见了我爸,男友便递给爸爸一支烟,我从窗台看到他俩面对面抽烟简直吓一跳。因为在韩国小辈抽烟需要长辈允许,但是爸爸说没事的,这是文化差异。

  男朋友在1月21日回中国过春节,我本来想28日也去中国陪他,但当时因为中国的疫情航班被取消了。爸爸和男朋友说,“威海严重的话,就回来韩国和我们待一起”。2月8日,男友从中国回来后,爸爸也常常叫他来家里一起吃饭,他很感动。后来大邱渐渐严重起来,男朋友的爸妈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大邱这么严重,不如你们来威海吧”。

  我一直记得男朋友刚刚从中国回来的时候,我知道他没有足够的防疫物资 ,就买了口罩和消毒水,打车到他家放门口就回家了。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线;

  弟弟应该是我们家里压力最小的人。他刚刚服完两年兵役,性格开朗、爱喝酒、开玩笑。天天在家里穿着大裤衩晃荡,一副欠揍的样子,所以天天被我揍。他长得像妈妈,眼睛大大的,但是胆子小。其实疫情对他的计划也有影响,原本他一直在送快递存钱打算考一些资格证,好早点找到工作。但是现在只能听学校网课,有时候他也只是自己偷偷难受。

  大邱买口罩需要按出生年份在不同的日期购买,出生年度尾数为1和6的在星期一购买;尾数为2和7在星期二购买……依此类推。每到周二,就轮到姐姐去买口罩,周三是爸爸和弟弟,周五是我和妈妈。新冠病毒破坏了家人原本的很多计划,也让我们更紧密地在一起。情况艰难,但也有一些好处,我们应该往好的方向想。

  一月份的时候,我担心中国朋友受疫情影响买不到物资,那些朋友在二月份大邱疫情严重的时候也向我表达了关心。一些写着“禁止中国人进入”的店面门上,也加上了“禁止大邱人进入”的字样。2月20日大邱爆发的时候,真正让我伤心的是这种厌恶情绪,这种始于对中国人的厌恶原封不动地回到了大邱人的身上。这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错误,而是需要人类去战胜的课题。

  现在天气慢慢好了起来,偶尔我和家人去公园散步,街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在没什么人的地方,我也会试着摘下口罩呼吸春日的新鲜空气。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确实绝望,但是跟家人一起没有失去笑容,这就是我家独特的优点。尽管疫情严重,也要努力干自己的事。

  3月16日,我和姐姐一起去了趟补习班,地铁上人很少。原本会被六七十个学生坐满的教室,现在只有零星三个人。我和姐姐决定,之后每周都去补习班上四次课。交完学费两天后,我之前的兼职复工了,姐姐也去首尔面试新的工作。其实,就算没有新冠肺炎,生活的压力也是无处不在的呀。

  姐姐搬家前一天在房间收拾东西,爸爸来我们房间发了很久的呆,他问我,“你走了,男朋友怎么办?要在首尔定居吗?要去中国结婚吗?”

  平时爸爸很少来我们的房间,也很少躺在我们的床上,我知道他没有说出口的其实是“你们走了,爸爸无聊的时候怎么办”。但是啊,和父母一起住了25年的我,也是时候离开父母,学会长大了。


亚博集团

©亚博集团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