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韩国成均馆大学水源校区一大邱学生确诊新冠校

作者:亚博集团 发布时间:2021-02-07 11:54 浏览次数:

  我当过语文老师,先说“体裁不限,诗歌除外”。在应试教育体系里,诗若作为考核手段,要让学生人人用诗体方式作答,确实有难度,它不是重视与不重视的问题,再则,因为诗歌短小,怕被复制,影响判断的客观性。当然,至于诗歌的优劣,还是可以判断的,只是在应试细化评判标准的可操作性上,确有难度!

  当代还需要诗歌吗?我觉得咱们的那些古代经典诗歌足以抚慰我的心灵了。现代诗人写得那些所谓的诗句,我一句都不想读,因为我觉得这些诗人的文化水平未必有我高,他们的语言我一点都不觉得新奇,他们活的未必有我有趣。

  我一向认为诗歌乃“无用之用”的东西!我认同你对古典诗歌之“用”的认识与感受。至于你对现代诗的不认同,我想,跟你接触到的诗歌有很大关系。我编著的一本《中国好诗歌》,我不敢保证毎一首你都喜欢,但我想,至少你会改变对新诗的看法。还有,文化水平与诗歌水平这之间,应该没有本质上的因果关系或逻辑关系。下面,我找出一首由十几岁小朋友写的诗,可以证明我的观点:

  卢辉点评:周燊写这首童诗《种子》时才十几岁,那时那地的“她”的确童真、稚气!我在想:童真是什么?稚气又是什么?除了纯净、本色、天然、随心、率性之外,是否还有“天机”在纯净、本色、天然、随心、率性过程中“自得其所”呢?这不,周燊的“种子”“不想发芽长大”“不想开花结果”这多么“另类”呀!这种“另类”当然是在童真的纯净、本色、天然、随心、率性中“被合理”化了。不过,这样近乎童年的“被合理”,远远不会让已被现代浸透过的90后这代人所满足,因为在他(她)们身上既散发稚气又不想止于“稚气”,那么,“种子并不想发芽长大/也不想开花结果”原来是“他钻出土/只是为了看看其他种子在哪”,多么稚气的理由,多么另类的理由,这个“只是为了看看其他种子在哪”的理由既把童真稚气和盘托出,又让另类世界(自得其所的天地)昭然若揭,妙哉!

  请问,普通人怎么辨别一首现代诗是不是故弄玄虚?评价现代诗有没有什么圈内公认的标准?

  再说,圈内有没有公认的诗歌评定标准。公认标准,反正我没见过。就我而言,诗歌写作肯定要有底线:即可读(语音节奏、情感节奏、逻辑控制)、可感(视觉效果、时空维度)、可思(哲理情趣、思想品位)、可动(直指人心、憾动心灵)

  说到诗歌写作,大家最爱说的是“标准”,比如技巧的标准、境界的标准、立意的标准、审美的标准、发表的标准......甚至于“朱零的标准”等等,读了郑玲的《当我有一天》之后,我忽然觉得诗歌写作的最高标准莫过于“情感质地的标准”,不管你是举重若轻、大巧若拙,还是空灵盈余、终极超拔,归根结底都是情感的质地是否韧性、是否厚实,这就考量着一位诗人的良知、道义、知性、秉赋和率性。郑玲的诗不仅仅具备了一位老者豁达大度而又幽微绵延的情感质地,而且呈递出人生无常,爱意有道的精神品格:“你不是怜悯我力气小么/那就薄薄地/盖上一抔净土吧/以便我被秋虫惊醒了的时候/扶着你栽的小树走回家来/看看很冷的深夜/你是否仍将脚趾/露在被窝外面”。是的,情感的质地不象是诗歌技巧可以锤炼的,它只能是诗人的爱意、道义、良知“积淀”而成的,所以,“情感质地的标准”走的是人本的路径,而不是文本的路径,所以它的“标准”不可能有“定量”,只有“个案”标准,因此,从情感质地的个案标准而言,我最推崇郑玲的《当我有一天》。

  2000年至2020年,是中国新诗发展的黄金二十年。在这二十年间,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带来了民间诗歌话语活力的高涨和日常化写作趋势的强化,特别是随着以博客、微博、微信、智能手机App应用为代表的自媒体平台以及“中国诗词大会”“诗歌高铁”“诗歌大道”“地铁诗歌”“诗歌墙”“诗剧场”等一些公共场所诗歌视觉传播的快速兴盛,为诗歌写作开辟出一个别具诱惑力和无限创生可能的活动空间,特别是“说诗歌”的出现,使中国诗歌生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应该说,“说诗歌”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新世纪以来,大批诗歌作者涌进自媒体写作现场,这个自由的写作空间好比是“诗歌超市”,这个空间开放、联通、便捷、随机、灵活,作者与读者的空间瓶颈被完全打破,日常诗歌写作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自从有了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诗人有了自己的“诗歌户籍”,他们主动与时代接轨,获取自我表达的通行证,在平等、开放的平台上展示自己,享受网络微信平台带来的自由舒展的快感。为此,诗人的写作更多的是基于一种生命力的驱使,一种自我实现的渴望,一种倾诉与倾听的率性所为,充盈着一种平等、自由的精神,从而给诗歌带来了更为独立的品格。同时,由于自媒体诗歌创作主体的无限性,以及个人情感体验的丰富性和审美趣味的多样性,使当代诗歌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多元化特征。可以说,无论从主题到题材,从诗意到意象,从话语主体立场到话语方式,诗歌创作表现出抢眼的时代气象与个人气息,尤其是以“说诗歌”为言说方式的诗歌作品以不可遏止的势头在自媒体蔓延开来:回避高蹈,摒弃矫情;主张口语,直击现场,努力恢复新诗原貌,直到“真、善、美”为止。

  有个古训叫“诗有别才”!这个“别”既指的是天性,也指的是功夫在诗外的道理。那么,既然谈功夫,那肯定有“术有专攻”的路径。比如,这个“专业”就不单单是读几本诗书,人文地理、哲学历史等等都要学。总之,生活是个大学堂,你想让经验入诗,想让思想入诗,想让感情入诗,都要有“练功”,这就诗的专业训练。


亚博集团

©亚博集团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