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左右摇晃的美国(五):国际学生签证山重水复特

作者:亚博集团 发布时间:2020-07-11 03:05 浏览次数:

  坏消息是,留学生签证新政雪上加霜,美国的国际学生面临新的窘境;好消息是,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检察官可以调取特朗普的财务记录了。神秘的特朗普的纳税信息能掀起盖头来吗?

  大成律师所上海办公室高级合伙人,华东政法大学兼职硕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学士、清华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律师从业23年,先后担任厦门九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大成律师所上海分所执行主任等职。

  【财新网】(专栏作家 王光明)坏消息是,美国新冠疫情数字继续攀升的同时,留学生签证新政雪上加霜,美国的国际学生面临新的窘境。好消息是,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检察官可以调取特朗普的财务记录了。神秘的特朗普的纳税信息能掀起盖头来吗?

  2020年7月6日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宣布了新政策,即,留学生不能全上网课而留在美国。国际学生要么回国上网课,要么转学到秋季提供面对面授课的美国大学,否则将面临不能保持合法身份(F1,M1)的后果,包括但不限于强行遣返。规则细节是:

  1、留在美国的F-1和M-1非移民类签证的国际学生,不能全部只上网课。此类情况的学生将得不到美国签证入境。已经在美国境内的,也必须离开美国或转学到有线下面对面授课的学校以保持合法身份。

  2、对于提供面对面授课学校的F签证国际学生,最多可以在线学习一门课,或三个学分的课程。

  3、如果学校采用线上课程和线下课程混合的,国际学生在选择了足够的线下课程的基础上,允许选一门或三个学分以上的网课。

  其实,美国一直是禁止国际学生只参加网课的。今年3月ICE因为新冠疫情而实行了临时性豁免政策,允许国际学生留在美国继续学业,不因大学改上网课而失去留学生身份。现在的新政则实际是收回了该豁免。

  ICE新政的直接后果是,美国境内的国际学生不可以全部上网课,计划申请美国签证来留学的学生则不可以只修网课;否则,他们必须离开美国或者无法得到赴美签证,除非采取其他措施来保持其合法身份,例如减少课程量或请病假。

  美国国际学生约占在校生的5.5%,加上毕业后使用OPT工作一段时间的,共计约有120万,分散在全美8700多所院校。国际学生比本土学生更贵的学费,极大支持了美国高等教育和当地经济的发展,也为美国贡献了丰富的智力成果。

  其中,中国留学生已经占据美国留学生的三分之一,有37万人,包括学杂费、生活费等在内,给美国每年带来150亿美元的经济收益。不断壮大的中国中产阶层,催生了利润丰厚的中美留学产业,也形成了新一波的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热潮,实现博士、硕士、本科、中学,甚至小学的全覆盖。也因此,这次留学生签证新政也让中国的千家万户处于焦虑中。

  毫无疑问,这是美国的国际学生面临的新冠疫情下的一次生灾害。那么,特朗普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简单说,就是借国际学生签证向美国高校施压,要求美国大学秋季重开校门,以利恢复经济。

  新政出炉后,特朗普就发推特不打自招:“我这是给各大学校和州长施压,确保今年秋季能开放线下面对面授课”。另外,他还表示,今年秋季只上网课的大学是非常“荒谬”和贪图“省事”的。他觉得,德国、丹麦、瑞典等国都开放学校了,为什么美国不行?但他忘了,美国的新冠确诊已超过310万,比整个欧洲还多。

  美国STEM(科学技术工程类学科)已经相当依赖国际学生。比如,哈佛的国际学生比例分别占本科生的12%,和研究生及推广计划学生的28%。MIT的国际学生占本科生人数的10%,占研究生人数的41%。一方面,冷战以后,美国放松了对于理工科基础学科从娃娃抓起的扎实培养,本土STEM人才减少甚至面临断层的危机;另一方面,大国竞争甚至对抗的背景下,美国对国际特别是亚洲大国学生激增的现象也有所顾虑。因此,签证问题的背后,是欢迎多元文化价值的美国高校与孤立主义的政府之间的路线分歧与博弈。

  本来就跟特朗普不对付的美国高校群体,第一时间站出来,表示强烈反对,要求修正或取消。哈佛、斯坦福、宾大、纽约大学等先后发邮件安抚国际学生,美国大学协会(AUU)发出声明谴责ICE并敦促政府取消新规。

  随即,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联合向麻省的联邦地区法院起诉ICE的上级部门国土安全部,要求立即中止ICE的留学生签证新政策;并申请了临时禁制令(injunction),要求诉讼期间新政策不生效。

  起诉书指称:ICE的行动使全国所有大学处于两难的局面。要么不顾国际学生的特殊情况,继续在2020年秋季提供全部或大部分网课;要么不顾肆虐的新冠疫情,在开学前所剩不多的的几周内安排面对面上课。

  起诉书还指出,ICE“并未考虑到众多重大利益,并且其本身是武断而反复无常的,并且滥用了自由裁量权”。同时,根据《行政诉讼法》,ICE在程序上也存在缺陷,应该将其搁置一旁。

  最新的进展是,包括斯坦福、宾大、西北、康奈尔、加州大学和南加大也纷纷跟进,以支持哈佛大学和MIT提出的诉讼。不排除还有其他大学的陆续加入。

  这是一个很tricky的法律问题。一方面,美国大学高度自治,联邦政府没有权力规定大学该如何安排自己的课程,特朗普总统也不能强令大学什么时候“reopen”(重启);另一方面,移民和签证事务确实属于行政权,总统有权力作出决策。特朗普的高明或者狡黠就在于,他以留学生的签证为筹码,逼大学就范,以间接实现重启大学的目的。

  法官该怎么判?不好说。哪边输了都会继续上诉,大概率还是要打到最高法院的。不过,这个案子的关键点,不在于最终的法律结论为何,而在于法院能否同意原告提出的临时禁止令。只要法官签发了临时禁止令,ICE的新政就要被冻结,不能执行,这样,国际学生签证的困境就会得到纾解。这样的案子拖上一年半载不是问题,很有可能案子还没结,新冠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也无须法官再来裁判谁是谁非了。

  从2017年多个法院批准对特朗普的“禁穆令”的临时禁止令的经验看,这次麻省的联邦地区法院批准临时禁止令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拭目以待吧。

  2020年7月9日,针对特朗普的纳税信息应否公开的诉讼,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定,没有一锤定音,而是作了两个不同的裁决,颇有玩平衡的味道。

  裁定一认为,国会虽然可以传唤总统并要求文件,但应当合理适当,以尊重立法和行政部门之间的权力分立。因此,裁定将国会要求调取特朗普纳税信息的案件发回重审。球回到了下级法院,特朗普还有机会抗辩。

  裁定二认为,总统对纽约大陪审团的有关封口费问题的调查没有绝对豁免权,支持了纽约检察官赛·万斯(Cy Vance)调取特朗普财务资料的要求。

  裁决认为,在美国的司法体系中,“公众有权获得每个人的证据”。 “两百年前,我们法院的一位伟大的法学家确定,任何公民,甚至总统,在刑事诉讼中被要求出示证据时,都不能断然超越共同的义务”,“我们今天重申这一原则。”

  此次两项裁决,最高法院都是以7-2的比例作出,除了首席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 ),特朗普任命的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 )也加入了多数派阵营。司法独立和法官中立(不管是谁任命的)再一次得到了体现。

  作为公众人物,特朗普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包括他身体的隐私(比如,洛杉矶街头就有嘲笑他某个地方很小的充气娃娃)。但是,他的纳税记录却被秘而不宣,一直引起很大的争议。他的反反复复,不仅让人对他的纳税记录和财产状况,产生了怀疑,更直接质疑他的诚信。但“稳定的天才”(stable genius)特朗普在这一点上非常“稳定”,坚持不予公开,于是引发一些列诉讼。

  2011年4月,特朗普说,只要奥巴马总统出示他的出生证明,他就很乐意给出自己的纳税申报表。一周后,奥巴马公布出生证明,特朗普则说他的纳税申报表将在“适当的时间”公布。

  2012年,特朗普要求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公布纳税申报表,并表示,看不到总统候选人的纳税申报表是不对劲的。

  2014年5月,特朗普在一次采访中说:“如果我决定竞选公职,我会出示我的纳税申报表,我绝对希望这样做。”

  2016年1月,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后,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及,是否会公布他的纳税申报表,特朗普回答说:“我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努力”,“绝对”。

  2016年2月,特朗普说,他将公布他的纳税申报表。当月晚些时候,特朗普说,由于受到审计,他无法公布他的纳税申报表,但将来会公布。事实上,没有任何法律阻止由于审计而公布纳税申报表。

  特朗普后来又说,选民对他的赚钱情况不感兴趣,并说他的税率“不关你的事”。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一直拒绝公布申报表的要求,这使他成为自1976年以来第一个不公开纳税申报表的总统。

  2017年1月,白宫网站“我们人民”的网上请愿书被设立,要求公布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获得超过100万的签名,成为白宫网站上签名最多的请愿书。白宫没有对请愿书做出正式回应。随后白宫发言人说,“他不会公布纳税申报表”,而且“人们不关心”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随后在纽约和全国数十个城市爆发游行抗议。

  2018年中期选举赢得众议院控制权后,众议院人开始发难特朗普的纳税信息。2019年4月美国众议院方式和手段委员会主席正式向国税局提出要特朗普6年的税单。根据1924年联邦税法,第26号《美国法典》第6103条,国会可以要求复制任何人的纳税申报表。财政部长在法律上有义务提供纳税申报表。

  2019年4月5日,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致信美国财政部,声称对特朗普的税务信息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指责国会试图侵犯特朗普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权利。

  2019年4月15日,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向会计师事务所马扎斯发出传票,要求其提供特朗普税务记录和其他“有关总统及其公司的财务文件,涉及总统在职和任职前的几年”。委员会指明了调查的四个领域:(1) 特朗普在任职之前和期间是否从事非法行为;(2) 特朗普是否有未公开的利益冲突,可能损害他做出公正政策决定的能力;(3) 特朗普是否遵守了宪法的“外国薪酬条款”和“国内薪酬条款”;(4) 特朗普是否准确地向政府道德办公室和其他联邦实体报告了其财务状况。

  2019年5月10日,众议院向财政部和国税局分别发出传票,要求在5月17日之前交出特朗普总统6年的个人和生意的纳税申报表,并给予访问权。

  2019年5月6日,财政部长姆努钦致信众议院声称传票缺乏“合法的立法目的”。而在1973年美国国税局在国会要求的同一天公布了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纳税申报表。美国司法部则发表了一份备忘录,支持姆努钦拒绝公布特朗普纳税申报表的意见。据此,引发政府与国会之间的法律战。

  2019年5月7日,《纽约时报》披露,它已经获得了有关特朗普纳税申报表的信息,显示超过10亿美元的商业损失,十年来一直亏损。

  2019年5月17日,财政部长姆努钦再次拒绝交出这些记录。2019年7月2日,众议院起诉姆努钦和国税局局长雷蒂格要求执行传票,并获得特朗普六年的纳税申报表。该案还在哥伦比亚特区的地区法院审理中。

  2019年5月20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院拒绝了特朗普的律师提出的撤销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对特朗普会计师事务所马扎斯的传票的要求,裁定必须遵守传票。法院认为,传票完全属于国会广泛的调查权力,并驳回了特朗普关于向马扎斯发出的传票是“篡夺了行政或司法独享职能”的说法。

  特朗普随后向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提出上诉。2019年10月11日上诉法院做出裁决,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特朗普随后向美国最高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法院复审此案。

  2019年7月30日 加州州长加文·纽森签署了《总统税收透明度和问责法案》(S.B.27),该法案要求总统候选人和加州州长候选人获得加州选票的条件。即,在初选前至少98天公布他们最近五年的联邦纳税申报表。特朗普立即起诉加州,阻止法律的实施,声称该法律是违宪的。

  2019年11月,加州最高法院一致宣布该法律无效,这意味着特朗普不必在加州初选中公布纳税申报表。

  2019年5月,纽约州参议院通过了《信托法案》,该法案将修改州法律,允许州税务和财政部专员为“特定和合法的立法目的”发布众议院要求的任何州纳税申报表。2019年7月8日,纽约州州长签署了该法案。

  15天后,特朗普起诉,阻止公布纳税申报表。2019年11月,特朗普的诉讼因个人管辖权原因被驳回。

  2019年8月下旬纽约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在对特朗普向演员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支付封口费一事调查不久,向特朗普的会计师事务所马扎斯发出传票,要求特朗普的个人纳税申报表和特朗普公司的税务记录。

  随后,特朗普在联邦法院起诉要求撤销传票,声称现任总统享有“任何刑事诉讼程序的绝对豁免权”。

  2019年10月7日,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驳回了特朗普阻止将纳税申报表上交纽约大陪审团的努力,并命令特朗普遵守传票。法院称,特朗普的论点是行政权力的过度扩张,这与国家的政府结构和宪法价值观背道而驰。

  2019年11月4日,第二巡回上诉法庭一致裁定,马扎斯必须遵守传票,并交出特朗普8年的纳税申报表。裁定认为,没有明显的理由说明,一个国家不能在其任期内开始调查总统,并在他离职后最终决定是否起诉他。意思是说,总统任期内享有的是刑事诉讼的豁免权,不等于刑事调查的豁免权。

  特朗普随后向最高法院递交了一份诉状,声称针对他的大陪审团传票违反了宪法。2019年12月,最高法院同意审理上诉。

  最高法院的两项裁决,简单说,对特朗普是一负一平。愤怒的特朗普立即在推特上抨击,称这些裁决“不公平” “这一切都是政治起诉”,“我赢得了穆勒猎巫案和其他案件,现在我必须在政治腐败的纽约继续战斗。”

  获胜的纽约检察官万斯称这一裁决是 “我们国家司法系统及其创始原则的巨大胜利,即没有人,哪怕是总统,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我们的调查被这起诉讼拖延了近一年,我们将恢复调查,一如既往地遵循大陪审团的庄严义务,遵循法律和事实,无论它们可能导致什么,”他补充说。

  特朗普的老对头、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不无兴奋地说,“有关总统财务记录的裁决,对特朗普总统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2020年总统候选人拜登再次呼吁特朗普公布他的纳税记录,并指出他自己都披露了21年的纳税记录。 “总统先生,连理查德·尼克松都公布了他的纳税申报单”、 “公布你的纳税申报表,否则就闭嘴。”

  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卡罗琳·马洛尼对裁决重申总统也不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则表达了肯定,同时也对众议院的案件被发回重审表达了失望。

  与此同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最高级别的共和党人吉姆·乔丹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些裁决“可悲的是,不会结束人的党派执念。”“全国各地的美国人应该得到比人永无止境的政治游戏更好的待遇。”

  目前的形势是,一方面,众议院的案件回到下级法院,意味着特朗普的税务信息不会马上在国会公开。在今年11月的选举之前,案件不太可能会审结,众议院还得保持耐心。另一方面,纽约检察官万斯拿到了尚方宝剑,特朗普的纳税信息,多久能见天日,就看他的执行力了。现在,估计全美上下都在盯着万斯了。


亚博集团

©亚博集团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